编织人生 细细丝线连着我们,我们用丝线编织着生活

作者:修盈 时间:2020-05-04 11:47 阅读:4327 标签: 编织人生 编织故事 编织心情

1-1.jpg


忘了当初是怎么找到这个讨论织物钩花的网站的。网路纷杂,一路点击下去,人就无意识掌控自己走到哪里,也无法预料自己会邂逅什么。我就是这样走进了“编织人生”论坛。豁然一个女人世界,花团锦簇的。差不多每天都上去遛遛,生怕那些女人们又鼓捣了什么新花样,我不知道。

即使是这样,喧闹如市,帖子如云,我也盯不住,有时会突然发现顶上来一个从未见过的,竟然点击率几百,回复也近百人了。有人还另弄了编织博客,点击那些博客,就走进了她的个人世界。网络,真的就是个网,是比世上任何有形的网都细密庞杂的网,而我,像蜘蛛侠一样,瞬间飞腾,且能穿越时空,面对她们的生活:

手工编织美图

那个三年之前红火一时、旧帖子如今还在被人翻的“angel_eye”,竟然移民到加拿大当医生,我看到她值完晚班,去小店配线,行人稀少,她独自快乐着,又见她学棒针,迷钩针,又钟情十字绣,风格古朴简约,终于又去迷别的了吧,再无影踪;那个“妙线坊”论坛店店主盛香,因为我买线多,赠送我一大包黑色麻线,我记不住她的城市,却常常从她博客上下载图纸;一个女人,从小在南方小镇,外婆是基督徒,“文革”时堂兄妹都下乡,外婆每天在阳台上祷告,被造反派找上门来,终于,孩子们回城,全家迁居香港,这个女人做了律师。后来我电脑崩溃,重装后,再没找到这个博客,却记得那些鲜艳的钩编线、餐馆与草地……网络,让人像超人,像隐身人,直接钻进某个人的生活里,当然,我可以不让她知道。

1-2.jpg

这样就被称作潜水。论坛上潜水的女人很多。有人露面说,潜水多年,终于有作品给大家看,于是被称作处女作的一件青涩的小衫真人“兽”出来,还附一首小诗。当然也有老手,不出声地看了几个月,把自己以前的东西亮出来,一片惊叫,好评如潮。而那些铁杆作者从不潜水,有人一周发布一个作品,有人上传大量图片,欧美的、俄罗斯的、日本的都有——她们懂外文,有人做图片或视频的教程,供人十万二十万次地点击。

这是一个宽广的世界,一个“瘾君子”的世界。偶尔地,深夜值班,我登录上去,看一个女人在独自垒字或图,明天,那么多醒来的女人会跑来翻看。耳边响起那首凄切的《白狐》:“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,千年修行千年孤独,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,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,滚滚红尘里谁又种下了爱的蛊,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。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,天长地久都化做虚无……”我仿佛飘在天上,看女人们为了衣袂飘飘而修行。

毛线编织

网络叫人越来越近,像电影的镜头推进,推到近前,给女人特写:一个女人在家忙忙叨叨,钩织缝补,累得肩酸手痛,便发个统计帖,问问大家哪里最疼;一个女人揽镜自怜,喃喃自语;一个女人喜极忘形,“推销”她的得意之作;一个女人悲恸欲绝、并把她的悲伤和盘托出——那个“ZZ姐姐”,有好多好多美到极致的帖子,是女人们追捧的明星,儿子离她而去时,她把全家人的照片和景况,还有儿子设计的精美的动漫游戏图片,都一一发上来,女人们一起看、一起哭,劝她无论怎样,生活都要继续,于是,“ZZ姐姐”在崩溃之后站起来,又钩呀钩,织呀织。

网络又叫人往后退,往后退。在把触角伸到每个女人的心思深处之后,我在退远,退远,万家灯火,我在之上。西方人相信上帝用泥土造人,吹一口气,给了他灵魂。人犯罪,被赶出伊甸园,从此为衣食奔忙。“编织人生”上的姐妹们,比别人更忙,上班忙工作,下班忙编织,都在一个网上,细细丝线连着我们,我们用丝线编织着生活。其实,所有的人都在一个网上,亲情,友谊,饮食男女,工作谋生,各种各样的关系把整个人类连结在一起,这些丝丝线线,编织出人生,上帝低下头,看着我们深陷其中,忙忙碌碌,哭哭笑笑,生生死死,他在想什么?

1-5.jpg


相关文章